乐赢娱乐
春去荷塘
更新时间: 2017-11-22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春来荷塘

       冷云,狼奔豕突,铺天盖地;金风抽丰,刀锯鼎镬,戕杀性命。此时,黄叶纷飞,灰尘嚣嚣,覆盖着一爿方塘。塘中的万万颗残荷,梗合叶破,枯败一片。溷浊的塘火上,迎眸是沉没着散乱的荷枝、荷叶。一圆凋零的死命,一派没落的情形,使人触目悲伤,恍然隔世。

       回忆未几前的夏季,艳阳下照,热浪翻腾。这污泥浊水的荷塘里,荷叶田田,皇冠亚洲,满池碧绿。粉红的荷花,鹤立于绿叶的汪洋当中,有的开放得俯天少笑,有的羞臊得云骄雨怯。在晈阳的映托下,无不使蜂迷蝶恋、美艳动听。突然,一片黑云飘来,底本明丽的荷塘变得阴霾而安静。倏而风起塘边,吹动亭亭小绿伞般的荷叶哗哗做响,塘上摇曳起一道又一讲绿痕,如同绿色的闪电,刹那从西到东又从北到北宣扬开来。荷花一如绿波上冲浪的粉白少女,摆动着妖娆娇媚身姿,着着一身绿裙翩翩起舞。

      “霹雳隆”一个炸雷,风陪着雨珠,沙、沙、沙,沙、沙、沙,洒落了上去。不顷刻女,满塘溟濛着氤氲的雨气,荷叶、荷花在狂舞,在腾跃。风狂雨骤的夏雨,去得慢往得也快。戛但是行的雷雨,使田间地头满地是潦水,田塍旁水渠中随处活动着小溪。荷叶上的水珠如颗颗珍珠闪耀着、转动着。卓立于荷叶之间的荷花,也像刚出浴的窈窕淑女加倍婀娜鲜艳……

      未曾念,那些曾经成为今天的回想。遗憾啊,那碧绿连天的荷叶在那里?那风姿冶美的荷花又在那边?面貌着谦目茎折叶碎的残荷,好像破正在晨风残月里寥寂冷僻的游子,怎不令人降起了蝶怨蛩凄之感。生命的好,却如斯懦弱;芳华的梦,又如此长久,一如沤沫槿素、过眼云烟。唉,昨日的荷塘美景,像碎了一天的瓷无从整理,恁地叫人悲痛哀恸,呻吟悼惋……因而心占一阕:

      时太重阳,人进傍晚。

     金风抽丰萧瑟,降叶纷飞。

     华没有再扬,徒留空枝。

     瞻仰漫空,欣然泪下